假车CCCar

长期不在。别爱我,没结果

我讲的像遗言。对不起,别误会了!

坑会填啊,谁知道我忽然半夜想写呢,就是不讲有关自己的东西了。以后是个僵尸人发文机器这样子。

(也别指望我短时间写)


我微博号出了点问题,换了新号@ 冷水与磁石 用于搬运文(暂时还没搬),不过想想如果可以在lof看文的话大家其实也也不必大费周章去关注,并且我想自己不会在上面有任何关于自己日常的发言。

有时候可能距离更产生美,我这么想。之前我的小号偷偷发过花怜文,或者在和朋友互动时有人知道并关注了,这件事我没在意,爱关注就关注吧。

但现在想想我有时说的话和发表的意见,可能不符合她们所想像的样子和人设,我忽然谈及天官的缺点的样子很自我很锋利,语气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并且这种自我产生了无意识的伤害。(真抱歉)

我被问及“你是否不爱花怜了?你是否能重新回到狂热期,包容它在笔法上的缺点和瑕疵呢?”

我的确在想,我的爱意减退了吗?貌似是的,至少我回不到狂热期,也无法那样坦然接受它的缺点。(我不喜欢读第三卷就时常跳过它)仔细想想,这并不代表我不爱花怜了,只是以另一种更细水长流的方式存放在心底。

我愿意偶尔想起时在QQ上和友人们谈及我的白月光,各种paro都讲过,但不愿意在微博分享,因为我更适合和口味契合的盆友私底下谈论。你看不到,不代表我失去了感情。况且一个人在一个圈子里要走要留,是一件很自由的事情不是吗?干嘛要以在乎和喜欢的名义绑架她。

几次私信,微博评论,QQ,都出现过类似“你不写,不谈,讲别的,乃至出现了批评,这是否意味着,你已经不喜欢他们了?你要爬墙?别忘了,你的粉丝都是来看花怜文的。”(在微博大号因为无法忍受挂过一次)

这种逻辑,使我脸颊持续发烫,并且觉得胸中非常苦闷。我对增长的关注,很感谢,这是对我所写文章的认可,我喜欢你们所有中肯的评价,但是除此之外,我没有从中索取更多。我是一个表达欲很强的人,但尽力在减少自己大号日常的发言,也没有任何在自己大号上发表原创来吸血的想法。

那么请问,我要这些“粉丝”来做什么呢?

爱意要怎样呈现才能显得更真实更长久呢?一定要全部讲出来吗?什么是对cp的爱?

所以有时候我觉得,可能同人写手和看同人的朋友们唯一的最好的联系就是文字本身,这种袒露爱意的方式比我本人任何样子更加真诚吧。

这次大号小号一起被炸,我没很生气,当时脑子里瞬间在想,切断联系可能是一种好事。所以就这样吧,我不愿意再被人知道在说些什么,因为说什么都过于做作(包括我写的这一大段话)

升入大二之后课业繁忙了,我在专注自己生活学业的同时一直有在私底下写这写那,只是不满意所以没有发出来,如果到可以发出来的程度,我一定会发出来,就像某晚聊天后忽然写出41s的23一样。

我快满20岁了,不再只是戴着滤镜完全吹彩虹屁的孩子,我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身为读者,我看到了她把控节奏的短板缺陷,同时也看到她会讲故事的天赋。我说她写天官的状态不怎么好,内容节奏文笔乃至安排的笑点都有问题,她发挥不稳定,是个极容易受情绪左右的女孩。

这是基于我的猜测,但我还是坚持这个观点,我绝不认为这是一种“失去爱”后“回踩”的预兆,相反这些话显得倍加真实。

她很年轻,也不是个神,大家也不必给她扣上神的高帽。她那时进入工作,还坚持深夜日更(好多次凌晨五六点更),在面对那么多压力情况下写的东西会没有问题吗?

我真的很憎恨一昧给她堆积各种人设的粉丝,这绝对是一种持续性的伤害!!!!

我不认同作者写出来我就一定要坦然接受的观点,我觉得她可以更好,只是在表示可惜和遗憾。

从墨香身上学到的最多的是:真诚待人。

我憋闷几天,一定要说出来,这没什么不好承认的。

之前那位QQ上向我质疑提问的女孩(虽然她真的有冒犯到我但还是很温柔)说,“我想听你夸几句他们。”

可能因为我痛斥缺点的样子实在太深恶痛绝了,让她觉得我不再对天官有爱,但是我是有的,我很崩溃,为什么会没有啊?没有的话我打这些字干什么?

“花怜是超越时间本身的浪漫。”

“天官有点像是在泥地打滚过的谢怜本人,它不完美,左支右绌乃至崩裂,甚至在冗长的章节中显得平庸,但是个值得被疼爱的好故事。”

不会写长评,这是我简短的彩虹屁。

我成为了僵尸人,除了有缘再见(见到也不认识)之外,已经没有要说的,以后也都不必再重复说了。

                                                           2019.10.29晚11:17分

                                                                                                                                                                                      by假车

【花怜】《41秒》23

前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全能歌手疯狂撩撩撩撩汉花×自以为是霸总但人设全部崩掉的怜

ABO娱乐圈文   

涉及到鲜少的音乐及娱乐圈知识均来自本人浅显的常识,不要较真,较真我就生吞麻首乌十斤自杀!!

(好久不见呐!!!填坑)


23.

临EP正式上线的前三天,花城在微博上发了一张关于《Colors》宣传短视频。

一共才短短十秒,一张白纸,被涂成怪异糖果色的右手从轻巧地划拉过,其中食指中指和无名指留下了三道油彩,红,蓝,黑,待画成一个规整的同心圆之后,这只手抬起来对着镜头打响了响指。

油彩和音乐霎时一齐激烈地迸射,,花城以低哑的声线将“Colors”念一遍,然后全屏变黑,一切就在令人不能回神的快节奏中戛然而止。

十秒钟短短的配乐则是主打歌《Red》的伴奏。

该宣发一出,算是赚足了噱头,粉丝本来就对《Colors》翘首以盼许久,之前新闻出版署审核收紧,诸多专辑不过审被腰斩的消息流出来,闹得人心惶惶。

而花城EP制作时长拖拉许久,营销号嗅着热搜的味道纷纷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吸口血,洋洋洒洒列出今年专辑不过审的Excel表格,搁在第一个的赫然就是花城的《Colors》,粉丝的心几乎凉了大半截。

不信谣不传谣也是要建立在正主给予足够信心的情况下,但狗仙京一如既往地装死不予回应谣言,花城微博几乎是长草般的不营业,连月的愁云惨淡几乎要将花城事业粉们完全淹没。

完蛋,又一位可怜弟弟的音乐梦想被狗仙京这个该死的传销组织摧毁了。

这事闹上热搜的大约是傍晚六七点,君吾那会儿正在吃饭,一边吃一边在自己微博上转发了韩国Alpha女爱豆的绝美舞蹈直拍。

当即,评论区迅速被愤怒的花粉给占领了,#君吾做个人吧#,#仙京今天倒闭了吗#,#仙京请正视花城粉丝诉求#等多个tag均在热门广场上大喇喇地飘扬着。

虽说也拍了几个杂志封面,还趁着热度拿到了代言,资源对比其他人已经算是仙京亲儿子级别,但是事业粉居多的花粉们最想看到的自然还是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毕竟对一个音乐天才来说,才华不被辜负才是他们所想看到的。

一直到前段时间确认EP过审,他和其他嘉宾一起上某档节目才开口宣传,谣言终究不攻自破。

“账号是你自己在管,不是叫你媚粉,但偶尔也发点自拍什么的福利安抚一下粉丝吧,你看看,这姑娘都哭成这样。”

引玉唏嘘地挠了下额头,戳进一个被营销号转发到六千的视频,将手机递给花城看。

仅十秒钟的预告视频,居然都有女粉丝做reaction,那背景墙上贴着他封面杂质赠送的超大海报,脸上贴着小红花的贴纸,手中还抱着公仔娃娃。

染着火红色头发的女孩子,将头发别到耳后戴着耳机,先是瞠目结舌,然后在不断回放中表情彻底僵住。随即是捂嘴拍桌,剩下的几分钟全部都充斥着她的鼻涕眼泪,以及被热泪所消解融化掉的睫毛膏,两串滑稽的黑色痕迹,一直淌到下巴上都来不及擦。

狼狈,可爱,最多的还是滑稽。

“太夸张了。”

花城托腮坐在保姆车里认真看完自己粉丝长达三分五十秒的嚎哭,最终却给出这么一个不咸不淡的评价。

“这就是粉丝的爱啊,不该觉得非常感动吗?”

“很难形容的感觉。”花城的后半句话没说出来,因为这种难以形容之于他就像是在照镜子,他自己刚迷上Lamb的十三四岁,也并不比这个女孩子要体面多少。

当然,他的海报要更大些。

在美国那个家里的卧室要比这边的公寓更宽敞,整面墙全都是照片拼图,巨幅闪亮的笑容,一切细枝末节都在被精细地进行放大,牙齿,嘴唇,眼睛,乃至每一根在飞扬的头发丝。看上去多少会有些悚人的效果,使其他进入房间的人产生诸多不适,而他自己却很喜欢。

他最喜欢这张谢怜在舞台上的笑容,将其放大很多倍,就好像其中的快乐也同样被放大了千百倍。

视线再回到屏幕上这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女粉丝身上,他又忽然觉得分明可以感同身受。

如果谢怜再次回到舞台上唱歌,他觉得自己也会猝不及防地哭出来。

而且是哭得很惨的那种。

这种身为粉丝如泡沫般卑微的期许其实从未随着时间消失过哪怕一丁点儿,哪怕他和谢怜已经变为更亲密的关系,他对自己不可说的期许还是选择保持缄默。

因为很清楚局外人所谓的“可惜”和“你对于我来说的意义”实在太过主观和狭隘了,或许这其实在另一个人的人生中不过是一段谈资和经历。

那些璀璨的人从来并不清楚从自身上散射出的光辐射范围到底会有多遥远。而宇宙中遥遥相挂的月亮,又如何去懂得地球上一个人的想法?粉丝和偶像的关系,有时候真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他来到谢怜身边时候已经太晚太晚太晚了。

而谢怜现在也过得也还算不错,他看上去非常决绝,也并不想回头,甚至对过往一切深恶痛绝。

花城知道谢怜曾有一把吉他,出镜率真的很高,曾经上综艺的时候沾满了花花绿绿的可爱贴纸,被他紧紧地抱在怀中戏称是“My Lover”。

但现在家里连一种乐器也都不剩,Lover也无处所觅。曾经各种采访里因为弹吉他指腹和掌心中生出的硬茧,早已经随着岁月脱落,变得重新柔软起来。

所有关于音乐的,生理和心理的记忆之茧也都在逐渐蜕皮。

但那是一种过分生硬刻意的回避,而并非正常的渐行渐远。

 

引玉啧啧称奇地刷完了微博,笑着关上手机,对发愣的花城说,“那三天之后用销量见分晓吧,让我们看看你的粉丝们到底是有多‘爱’你。”

花城思索许久,忽然扭头问,侧脸陷在摇晃的昏暗之中,“L.M.F.之前的专辑年度销量是多少?四百万还是五百万?记不太清了。”

引玉猜到他可能是因为谢怜才这么问的,托着腮用力在脑海中思索,“是挺高的吧,都七年前的实体CD数据了。亚洲年度销量第一270万,累计销量达560万。首专成绩,什么奖都拿到了,真是无法复刻的辉煌。”

他又转过头看花城,停顿了一下继续笃定道,“不过,我觉得你的成绩不会比当年的小谢总要差,甚至会超过他。”

“你就瞎吹吧。”这话花城连自己都不敢讲出来,第一张EP不过是试水之作,市场到底喜欢什么样的东西,谁都吃不准。他说到底还是在吃粉丝经济,出不出得了圈这种问题,那还是另说吧,博到眼球算额外赚到,但这不该属于人们对爆红流量的期待。

不管怎么说,至少现在的花城在许多路人眼中,无论多么才华横溢,仍旧属于一个颜值鲜明于实力的“偶像”。

刻板印象总是很难扭转。

“可不是我说的,是小谢总自己说的嘛。”引玉从来不会说谎,摸了摸自己鼻尖。

“哦,他是怎么说我的?”一听谢怜对自己的评价,倒是立即浑身来劲儿了。躬身向前,双手都攀爬到副驾驶后背上去。

“我在办公室外面不小心听到的,他在君吾老总面前立军令状,说什么拿下殿堂钻石唱片不在话下之类的。”

花城“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整个人鲤鱼打挺似地弹起来,又飞快仰躺到后座上去,这样的大动静把司机都给弄得吓了一跳,差点没握紧方向盘,忙不迭提醒道,“花城先生,可系好安全带呀!”

花城以手肘遮住了眼皮,笑得几乎连肩膀都在颤抖。

真是应了那句“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老话。

引玉是不怎么会说谎的人,花城倒很相信这是谢怜的未经添油加醋的原话。他可以想像到谢怜是怎样站在君吾的办公室里,脊背挺直,下巴微昂,两手紧紧撑在办公桌上,瞪着一双剔透的圆眼睛,表情异常严肃和认真地吐出了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话。

他身上充斥着一种旧式的执拗和一本正经,对花城充满了蓄积已久的盲目自信,且是全然发自内心的。

    明明是赌徒狂妄的孤注一掷,却偏偏自以为是科学道理。

可笑又可爱,他笑得自己一颗心都在发软。

花城从玩音乐开始起,就没觉得自己是能够让大众都接受的风格,他只乐意做自己喜欢的。

但是现在有个人下注了,指着他说,我相信我押的就是最大点,我就要买他。

如何能不心动。

如今时过境迁,风水轮流转,花城自己也成为了高悬于夜空中照耀着其他人的月亮。

接机跟行程的粉丝肉眼可见的越来越多,塞上来的信件和礼物与日俱增,有人称呼他为“弟弟”“老公”和“男朋友” 。

当然,还有更多奇奇怪怪的亲密说辞。

诸多的尖叫,嚎哭,赞美,全都和镁光灯开启的声音一起混合响彻在脑海中,炽热偏执的喜爱于嘈杂中激烈地沸腾着。

他也才十九岁,暂时不太清楚自己未来的方向到底在哪里,但是他想沿着谢怜的未曾走完的人生轨道继续走下去,像是接力赛,从谢怜手中拿走一个接力棒,一座沉重的奖杯,亦或是一个甜蜜的负担,承载着诸多人的瞩目和期许,向前奔跑。

而压力竟使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

车停了,花城戴上了口罩和连衣帽,从车里迅速钻出去了。

公司大门口站着许多的女孩,一见明星出来立刻飞速蜂涌而至,也没看清人,就直接先将车门围了个水泄不通,手机和单反齐上阵,快门声此起彼伏。

保镖和引玉拦在花城面前开路,他匆匆从这艰难的缝隙中疾驰而过。

其中火红色头发的,很夺目,很眼熟,他多看了两眼,原来就是那个哭得特别喜剧的女生。

她倒真是骨灰级别的粉丝,裹得如此严实还能认出是花城,无意间的一对视,立刻激动地在人群中奋力举牌,大声喊起来,“我的崽!妈妈在这里!!!冲鸭!!!明天EP一定会大麦!!”

他停下了脚步,向她微微点了一下头,算是已经打过了招呼道谢,这才走进了公司的大门。

摘下口罩和帽子,他照例前往公司二楼的专属studio,早晨宝贵的几个小时,灵感都要拿来做编曲。

玻璃门上贴着一张心形便签,粉粉嫩嫩的颜色,上面用签字笔龙飞凤舞的写着简短的一句话,“祝EP大卖。”

后面涂了颗特羞涩的桃心。

谢怜的字,风雅又有气度,实在太好认了,估计是早上去办公室从他这里路过,顺手从半月那里找来一张便签写给他的。

他笑了笑,将这心形的便签取下来,像别勋章一样,黏在自己卫衣的胸口,迈着非常趾高气昂的脚步走进去了。

一直在studio里哼着歌鼓捣了整个上午,临到饭点儿,有人敲他的玻璃,花城抬眼,谢怜正拎着纸袋正站在外边。

他把监听耳机摘下来,冲人勾手指做口型,“快进来。”

“祝明天EP大卖。”谢怜一进门,又重复恭喜了一遍。

“就这样说吗?”花城的语气有点做作的失望。

“那还要怎么说?”谢怜将装着外卖的纸袋抱在胸前,有点不明就里地偏头看着花城。

花城拉着他走向休息的隔间,门“砰”地一下给关上了。

他把谢怜不依不饶地抵在门背上,脸埋到温热暖香的颈项中像小狗一样蹭蹭,现学现卖,开始低声指导,“你得说,'我的崽,祝你EP大卖!'”

谢怜被他支棱起来的头发蹭得痒痒的,无奈地笑了一下,“好吧好吧,我的……我的……我的……”

他声音越来越低,脸颊发烫,有点难以启齿的害羞,居然觉得自己实在是说不出口。

“说不说。”

尖牙利齿,已经故作威胁地叼住了颈项上的一圈嫩肉,轻轻吮了一下,力气好像都悄无声息地从发麻的指间溜走。

“我的……我的花城崽崽……祝你EP大卖。”

他叹了口气,红着脸在花城耳廓上轻轻啄吻了一口,然后抱着他的脖子这么小声说道。

 

 

 

 

 

 

 

 

 

 

 

 




【花怜】强制婚姻番外1:三百米下

前文:1—24

          25—31

          32—39

          40—45

万字ce,雷产/乳的话请自行避雷,花很凶,通篇OOC

P1 请大力戳这里   P2请大力戳这里


【花怜】强制婚姻40—45(完结)

前文:1—24

          25—31

          32—39

         P1大力戳这里    

         P2 大力戳这里    

完结了,很开心,感谢各位的等待,我抽空去做个合集哈。番外会继续交待没交代清楚的剧情,开ce,二胎,还有花城的暗恋历程,都会有。感谢每一条评论,对我的鼓励很大。结尾毛毛躁躁写完,多有不如意,感谢包涵。我爱花怜。

明天发强制婚姻结局。

前提是我要从山里成功回家,反正能写完,重点是能不能发出来。

现在有点下雨,拜托明天不要下大雨!

拜托拜托球球啦!让我成功回家。

小车磕头!!!

而且我好像还有个生贺没发lof,我先在这条记着哈。

另外,我的田园生活有点无聊,所以如果如果大家有空的话,拜托请在这条下面讲一下对我文的大致印象,或者说单独哪一篇都可以,优缺点都无所谓,刚好我暑假有空,可以努力再改进一下。

(Ps:写文太慢不算)


【花怜】强制婚姻32—39

前文:1—24

          25—31

P1   P2  P3  P4

今天放假到家啦。

更得很慢,也不常上lof,总之感谢各位等待了。

有时候在lof发私信看不到,看到也不能及时回复,如果有事请去微博私信说。

各位大哥大姐们拜托别催了。

在写。

还有生贺,都在写。

我还没放假呢。


【花怜】《强制婚姻》(25—31)

前文指路1—24

花城生日快乐,会继续喜欢你!!!

依旧没有写完呢,无奈笑,不过马上也快完结了。

P1  P2   P3

听说最近很严,如果上条被PB了,请自行移驾去我的微博看吧。

我很懒,不想再补,ao3账号也基本忘掉了。

指路:假车CCCar